现在我又从奴隶变将军了

我的孩子气也上来了,跟她比着哭:“呜……凭什么呀?我精神物质都要!”

“那好吧,那我下次给你物质还不行吗!”

说着说着,我们就抽抽搭搭地抱到一起去了。

几年前,黄涛也结了婚。她嫁给一个最高人民法院的法官,对她宠爱备至。她也拥有了新的工作,每天都开开心心的,完全找到了自我的位置。她自己说:“过去跟老赵,我是从将军到奴隶,现在我又从奴隶变将军了。哈哈,不过我估计现在赵大将军又变回奴隶了吧!”

她说得没错,先生常笑呵呵地说自己是个“快活的奴隶”。这是一个大团圆的结局。

女儿的话就更有意思了。她在国外留学时总是向别人这样介绍她的家庭:“我的继父是中国最高法院的法官,我的继母是中国非常有名的演员,但没我父母什么事儿!”

我总在感谢命运的恩典,让我遇到一个最好的先生,他的前妻是最简单最可爱的女人,他的女儿是最善良最清澈的孩子。

admin

网站地图xml地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