在每个瓜子儿口袋里放进一张印有《红楼梦》人物的卡片

  儿时起就喜欢攒些个烟盒、糖纸什么的,用不着花钱,也饶有兴趣。长大后,童心未泯,一直保持着这个嗜好。

  那年,有一种瓜子儿,就像马季先生“卖的”《宇宙牌香烟》似的,在每个瓜子儿口袋里放进一张印有《红楼梦》人物的卡片。卡片正面画得是《红楼梦》人物,并标有序号,卡片的背面着有人物介绍,或是曹雪芹为此人撰写得诗词,又在最下方印有“谢谢惠顾!”或“再来一袋儿!”的字样,我见了,爱不释手。

  那段时间我疯狂地买瓜子儿,老婆有所察觉,装糊涂得问我:“你这几天咋的了?得着买瓜子儿了呢?”我开玩笑说:“这种瓜子儿中奖率高,可天天白吃瓜子儿。”都在一个锅台炒马勺,还不知道我的那点儿喜好?“别扒瞎了!还不是为了那张没啥用行的卡片?”

  可我发现,仅靠自己买瓜子儿来搜集全套100张《红楼梦》人物卡片仿佛很难。商家很高明,投放的卡片单一,吊足了收藏者的胃口。我只好再花些功夫。

  我们双吉的食杂店就那么几家,只要有时间就到那里转悠,大多有收获。可近四十岁的人拣些小孩儿玩意儿实有不雅,可我也有自己的办法,若发现地上了“宝贝”,确认自己还没有收集到的,就假意自己的东西掉在了,或干脆故意把手拎兜什么的掉在上面,然后顺手拾起来,若是实在没有机会,我只好像丢了魂儿时的等到晚上九点钟以后,拿上手电再次出发。时常有人认出我来,我谎称“钥匙丢了!”可摸黑拾回来的卡片大多重复,不够清洁,只好急忙用清水洗净晾干,对于那些被人撕成两截的我就用浆糊粘起来,待以后有了品相好的再更换不迟。

  半年过去了,收集《红楼梦》人物卡片该收口了,也就到了肯劲儿的时候,我孤注一掷,追根寻源,瞄上了食杂店的兑奖卡,如果有就花钱买下来,但大多事与愿违。这时公司派我到上海出差,一去就是两个月,心想上海或许卖这种瓜子儿的商家更多,一定能够继续完成我的收藏计划。可到了部队才知道,战士没有嗑瓜子儿的习惯。我只好每天给老婆发短信,着紧时就打长途电话,定是千叮咛万嘱咐。

  我听了不无扫兴,顾不得旅途劳顿,赶紧让老婆把《红楼梦》人物卡片找出来。懂我的老婆早已按照卡片的顺序及新旧程度挑选好了,又插在了相册里。我见到第87号、94号、95号、96号处空白,至今都遗憾,或许收藏本身就是遗憾的艺术吧!

admin

网站地图xml地图